匹配度 99%

《微信读书》最近很努力,时不时的根据我的阅读向我推送书籍。我多少对机器的勤奋产生了同情,同时心底里也有对机器学习能力的专业好奇,我想知道它推荐我的书到底是不是值得读的。这种经历有时候变成一种娱乐,我有时会不屑的对它说,

“算法有点儿问题哦,你怎么看出来我喜欢这种书?” 

“推荐我这样的书,你这是加入了广告算法吗?”

不过大多数时候,机器对我的判断是正确的,我不得不承认,机器越来越了解我了,这似乎听起来很可怕。更可怕的是,我对它越来越依赖了。我不再去看书评来判断什么书我该读,什么书现在正流行。我就等着机器告诉我,它知道我喜欢读什么。

这段时间《微信读书》给我推荐了三本匹配度99%的书。

《斯通纳》

斯通纳是一个小人物,从偏远农村走入大学,他慢慢的自我觉醒之后,开始寻找自己,一次次与这个社会抗争。他从农学院转到文学院,他对不起父母,毕业后没有回农场。他娶妻生子,可是他的婚姻在结婚一个月之后就已经失败了。他恋爱偷情,可是他放弃了一辈子唯一的爱情。他经历两次世界大战。他遭遇众叛亲离,他患上癌症,他走向死亡。

这本书之所以在出版五十年之后成为畅销书,这大概是因为在现代社会,我们的压力虽然不是战争和流离失所,可是欲望和现实的差距,总是让我们感受到,我们何不是和他一样,都在经历一种不可避免的失败人生。

微信听书版里有一个非常励志的标题:“即使不能拥有完美的生活,所幸追求过完整的自我”,这就是每一个普通人对生命最好的交代吧。

《肖申克的救赎》

这本书只写一件事,那就是对自由的渴望。

书里还告诉我们一件事。那就是,人性在极端环境下表现出什么品质,那都是人性的本质。这是我在这次疫情里体会最深刻的。说说书里的配角,布鲁克。他被监狱剥夺了一切,可是,当他得到自由的时候,他再也不想离开监狱了。

“当罹患关节炎的布鲁克穿着波兰西装和法国皮鞋,蹒跚步出肖申克大门时,已经六十八岁高龄了。他一手拿着假释文件,一手拿着灰狗长途汽车车票,边走边哭。几十年来,肖申克已经变成他的整个世界,在布鲁克眼中,墙外的世界实在太可怕了,就好像迷信的十五世纪水手面对着大西洋时一样害怕。在狱中,布鲁克是个重要人物,他是图书馆管理员,是受过教育的知识分子。如果他到外面的图书馆求职的话,不要说图书馆不会用他,他很可能连借书证都申请不到。我听说他在一九五三年死于贫苦老人之家,比我估计的还多撑了半年。是呀,政府还蛮会报仇的:他们把他训练得习惯了这个粪坑之后,又把他扔了出去。”

这种现象叫做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指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性、甚至协助加害人。 比如人质会对劫持者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 他们的生死操控在劫持者手里,劫持者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激。

体制,尽管约束我们,但是也给我们带来特权。特权,给我们带来安全感。我们长期沉溺在安全感中,忽略了这安全感带着我们进入到更危险境地,那就是没有了自由,我们对那些荒谬的,对那些伤害我们的东西习以为常。然后我们彻底变成环境的一部分,永远失去自由的可能。

失去自由的可能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失去了对自由的渴望,并以鄙视自由为自豪。

《朋友之间》

以色列作家奥兹的《朋友之间》是一本关于友谊的书。

 《朋友之间》有几个短篇故事,不只讲朋友的事儿,还有讲父女,父子,和师生之间的事。那些事很特别,因为那是发生在基布兹(Kibbutz)的事。基布兹是以色列一种以农耕为主的共同体。从历史上看,基布兹是以色列的一个特殊产物。那是从东欧来巴勒斯坦的拓荒者建立的以农耕为主的共同体。他们集体居住,大家在集体农场中工作,一起在集体食堂吃饭。儿童们住在集体宿舍,有基布兹统一抚养,只有周末才回家和家人团聚。在基布兹,犹太人不仅在形式上有归属感,而且有了找到家,找到爱,找到关怀之感。

奥兹曾说《朋友之间》是 “关于人性的一座终极大学”,通过种种日常生活琐事,它探讨人性深处的渴望和欲求,善良和阴暗。在基布兹这个小圈子里,并不能完全实现所谓的平等理念。他们身上有淳朴,善良,乐于助人等优秀品质,但也不乏嫉妒,狂妄,自私。

现在的基布兹是什么样子了?

在六月份的最后一天,吃了新采摘的樱桃,读完了这些机器认为我最喜欢的书籍,终于熬过了最残忍的三个月。

Posted in 读书, 人生感悟 | Leave a comment

2020-03 三月日记

2020-03-31 我们都在细雨中呼喊

2020-03-30 你是彩虹,给我们每一天带来色彩

2020-03-29 抵御对死亡的恐惧

2020-03-28 如果死亡少于两万,我们就算做得不错

2020-03-27 当首相不应该是这样的

2020-03-26 病死,饿死还是抑郁而死

2020-03-25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2020-03-24 当时间不再是时间的样子

2020-03-23 从群体免疫到全民抗疫

2020-03-22 我们都在阴沟里,但有人仰望星空

2020-03-21 这个世界,能存留多少芳香?

2020-03-20 想去酒吧,就去吧

2020-03-19 每个人都要有担当

2020-03-18 学校,为有需要的家庭开放

2020-03-17 所有的模型都是错误的

2020-03-16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2020-03-15 英国是这个抗疫世界的《局外人》吗?

2020-03-14 相信我们的数学家,传染病学专家和公共卫生学专家

2020-03-13 ‘群体免疫’ 和 ‘未见人传人’

2020-03-12 那一年,全球新冠大流行,你做了什么?

2020-03-11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2020-03-10 那个敢说真话的小孩子

2020-03-09 拥抱病毒,让我们现在就感染吧

2020-03-08 妇女节,我们向男人学习

2020-03-07 武汉解封的那一天会是什么样的?

2020-03-06 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就是要享受生活的每一天

2020-03-05 如果我们勇敢面对,就会取得这场战役的胜利吗?

2020-03-04 疫情过后,什么事情会让我们值得骄傲?

2020-03-03 方方日记,意大利和木遥

Posted in 人生感悟 | Leave a comment

2020-03-31 我们都在细雨中呼喊

“当人们无法去选择自己的未来时,就会珍惜自己选择过去的权利,回忆的动人之处就在于可以重新选择,可以把那些从无关联的往事重新组合起来。” 这是余华在《在细雨中呼喊》的意大利文版自序中写下的文字。这是一本关于记忆的书。

人们在面对过去时,比面对未来更有信心。因为未来充满了冒险,充满了不可战胜的神秘,只有当这些结束以后,惊奇和恐惧也就转化成了幽默和甜蜜。这就是人们为什么如此热爱回忆的理由,如同流动的河水,在不同民族的不同语言里永久而宽广地荡漾着,支撑着我们的生活和阅读。这部小说写于1991年,是余华的第一部小说。他于2004年3月荣获法兰西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在细雨中呼喊》中的主人公应该有余华的影子,故事从1965年开始,主人公是一个六岁的小男孩,和余华自己一样。

六岁的我也有过一段记忆。那是关于死亡的记忆。

——————————————————————–

那是一个深秋,凌晨,我被忽然间的敲门声和一片哭声惊醒。

“你太奶去世了。”妈妈在床边对我说。“我和你爸爸要去医院,你一个人继续睡,好吗?我们很快就回来。”妈妈语气肯定又急促地对我说。

我点点头。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明白了妈妈所说的话,还是我不相信她说的是真的,我合上眼继续睡了。早晨起来,家里挤满了亲戚和朋友:我的爷爷,太奶唯一的儿子;我的爸爸,爷爷的长子;我的三个叔叔和两个姑姑;对面楼的穆阿姨一家,楼上宋叔叔一家,隔壁张叔叔一家,还有好多好多我不认识的人。他们就那样进进出出的忙碌着,没有人再跟我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注意我在做什么。我和往常一样,一个人在角落里坐着,一声不出的望着他们。

看着忙忙碌碌收拾东西的大人们,我知道太奶是真的是走了,就象她常常自言自语的说过的:“不能去医院,去了就回不来了。” 我好像记得几天前爷爷来了把她接走的,她走得时候好像还说着医院不是好地方,她不喜欢那里。她的话是对的。

太奶的话永远都是对的。是她告诉妈妈要给我添衣服,不然我就感冒了,那个秋天我没有感冒。最近太奶很虚弱,不能带我去爬山了,太奶说坚持爬山就不会去医院的。太奶是对的,医院不是好地方,是它把太奶带走了。

“奶奶的照片在哪里啊?”大姑在一边嚷着,一边在太奶房间里的柜橱里上下翻看着。

“我知道!”我的话声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这小家伙在家啊!大嫂,我还以为你把孩子送到她姥姥那了呢。” 我看了看她,我的嘴紧闭着,是的,没有人知道我在家里,我是一个一声不响的孩子。

我跑到太奶住的那个房间,爬到书桌前面椅子上,在书桌上一排书中间,指着一个绸布捆绑的盒子。大姑打开了盒子,我赶紧跑回到我的小板凳上坐着。

我知道那里有太奶的照片,我不敢看。我不敢面对她,我不知道她在哪里,她会不会突然回来了,就象那照片里那样,每天到晚饭的时候就站在大门口,喊着我的名字:“大凡,回家吃饭啦!”。

那一年,我还不到六岁。太奶把我一手带大。

太奶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是裹着小脚的高个子女人。她没读过书,不认识几个字,可是她泼辣的性格还有坎坷的命运注定了她要成为这个大家的一家之主。

她早年失去了丈夫,我的太爷,他就带着她的唯一的儿子,我的爷爷和奶奶一家从山东闯荡到东北,开始了餐馆生意。餐馆做的非常成功,她带着一家老小回到山东老家买地耕田,重新开始幸福的生活。然而好景不长,用辛辛苦苦赚来的钱购置的土地,农具还有盖的几栋房子全部被没收为公有。一家老小又开始了艰苦的日子。无奈之下,爷爷参军去了抗美援朝的最前线,来支撑这一大家子的生活。后来爷爷在战场上受了伤,被转业安排在煤矿里做行政工作,太奶和奶奶也带着一家老小到东北的煤矿安家。奔波了十几年的一家人总算安稳了下来。可是不幸却再一次降临到这一家,我的奶奶在生下我最小的叔叔时,不幸难产而离世。这一家的重担就都落在了太奶一个人身上。她要照顾爷爷的六个孩子,还有我,她的大孙子的女儿,她的第一个重孙女。

我是太奶的骄傲,街坊邻里的叔叔阿姨还有爷爷奶奶,他们都羡慕太奶有这样一个乖孩子在身边。很小就能认字算算术的我是太奶离不开的小算盘。

那时候,太奶常带我去的地方就是我们家附近的合作社。那时候我们就叫“合社儿”。“合社儿”是个卖日用杂货的地方。太奶经常会带我去那转转。她会拉着我的手,走上一段台阶,打开那个大铁门,拨开里面那个用来保温的厚重的棉布帘子,带我走进那幢冷冷清清的房子。

“合社儿”有两间大屋子,一间是卖食品的,一间是卖日用品的。太奶会拉着我的手先去食品部的左手边的几个柜台看看,那里有水果,蔬菜,盐油酱醋等调料,再往里走还会有肉,蛋,鱼等。然后,我们就去右手边,那里是糖果,有烟,有酒还有零散包装的饼干等等。那时候因为所有的东西都要凭票买的,合社里的东西虽然不少,但买的人并不多,每次我们去得时候,柜台后面服务的阿姨或者叔叔都闲坐在那里,看着我们一老一小,他们那里的常客。我和太奶就慢慢逛着,走到哪里,太奶都会让我读读那产品标签上的写的字和价格。柜台后面的阿姨或者叔叔就和着:“对,说的对,这孩子真行。识这么多字儿了”。太奶还会自豪的补充说:“那是,我们这孩子还会算算术呢”。

“合社儿”另外一个屋子里有我喜爱的文具部,有书啊,本啊,笔阿。每次我都要在那里停留好几分钟,告诉太奶哪个本子是我最喜欢的,哪本书等我再长大一点就可以买了。那里还有卖布的,大都是花布和格布,负责卖布的是一个胖阿姨,总是在肩上搭个塑料尺子,每次都笑眯眯的看着我和太奶。有一次去我们去买布,我和太奶在家里准备好了布票,结果那个胖阿姨说我们带的布票不够,我拿过布票又仔细的给那胖阿姨数着,“一个五尺的,三个两尺的,两个一尺的,我们买十三尺布,对吗,太奶?”胖阿姨没办法,只好一个劲儿说:“哦,哦,一张也不多,一张也不少,这小家伙,真行”。太奶乐得那个开心啊,不过她还是没忘了对那个胖阿姨说:“你下次可要数好了,我们有小算盘在这。”

“你能去合社儿买点儿白糖回来吗?”我听见一个姑姑在问我。

“行啊,我可以去”,我走到她们面前,对妈妈说。我真的为他们做点什么了,为太奶的去世做点什么。

“哦,那行,你小心点,过马路的时候慢一点。”我拿着钱和糖票就出了门。第一次,我一个人去了那合社儿。

从那一天开始,我知道我的童年结束了,没有了太奶的陪伴,没有了她老人家的保护,也没有人再在家门口呼喊我的小名了。太奶去了天堂。

——————————————————————–

今天有一个十三岁的英国男孩死于新冠。

今天有一个十二岁的比利时女孩死于新冠。

今天有381个英国人因新冠死亡。一共有1789个英国人因新冠死亡。

我们都在细雨中呼喊,回忆我们曾经拥有的那些日子。

Posted in 政治经济, 人生感悟 | Leave a comment

2020-03-30 你是彩虹,给我们每一天带来色彩

今天最振奋人心的消息是查尔斯王子已经解除自我隔离,七天前他被确定感染了新冠,没想到这么快就恢复了。这是这几天来难得的好消息。这一周以来是全英国人的恐惧期。禁足的第一个星期,大家都有点不知所措,努力适应新的生活,还要冷静的面对每天新闻里日见增长的死亡数字,感染数字。过去的这几天,我知道我就是在这种恐惧状态之下。我比以前吃得多了,每天想着做自己最想吃的。这几天,做了饺子,吃了火锅,还做了寿司和粽子,每天吃得很满足,似乎安心不少。几天下来,不幸的是,体重增加了。

从今天开始我加入小朋友的每早的体育课:一个伦敦的健身教练在网上给小朋友上的体育课,这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主意,给所有的家长帮了大忙,这也将成为我在新冠下的新生活:和孩子一起锻炼身体。

昨天报道了耳鼻喉科医生 Amged El-Hawrani 因新冠死亡的消息,真的很痛心。英国媒体,英国医学界早已经知道这个病毒对医生的危险,《柳叶刀》的最早关于新冠的1月24日文章就有提到,还有《新英格兰医学杂志》1月29日的文章,这些文章都是最早从中国发出来的消息,英国的政府没有对新冠有足够的重视,就连英国的医生也是没有警惕啊。

今天和我武汉的朋友聊了一下,他告诉我在过去的三天里,他出门两次,告诉我两个月没开车的他,感觉开车在路上的感觉真好。那是一种自由的感受吧!他发给我几张武汉的照片。他邀请我有机会去武汉玩。我说:“一定的!”。我还告诉他,我的好多英国朋友都想去武汉看看。他说:“一定要带老外们去华南海鲜市场看看!”。

这是我们在新冠的两个多月以来最放松的一次对话,他就如同刘原描写的武汉人那样:“隐忍但始终不屈的武汉人民,他们身处这场旷世之灾,有多么绝望,有多么悲痛,死神压顶,弹尽粮绝,硬骨头的武汉人并不愿说。” 武汉黑暗的日子,终于过去,愿那里的人都可以自由的呼吸,自由的言语。

今天出去散步的时候,注意到好几家的窗户有小朋友画的彩虹。我想这可能是学校里的老师请小朋友画的吧,英国人把彩虹看作希望,小朋友给我的母亲卡就写着这样的一句话,“You are a rainbow bringing colour into every day.” (妈妈,你像彩虹一样给每一天带来色彩。) 

我是孩子们眼中的彩虹,尽管我也有恐惧,我要努力给他们的每一天带来色彩。

Posted in 政治经济, 人生感悟 | Leave a comment

2020-03-29 抵御对死亡的恐惧

朋友转发了刘原的文字:那年的万箭穿心,那年的旷世悲凉。想记在这里,就是想看到这里的人不要遗忘那过去的日子。还有任素汐的那首歌:

那年的呱呱坠地啊,那年的老无所依

那年的满心愤恨,那年的生死转机

那年的的万人空巷啊,那年的小心喘息

那年的铁栏罩住傲慢人,那年的生灵哭晚清

我知道转这样的文字,就会有朋友“提醒”我,好好反省英国政府干的可怕的事吧。武汉才死三千多人,你们英国要死多少,我们拭目以待。中国人对欧美国家幸灾乐祸的心态,我已经从气愤到心平和的去接受了。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如此,只不过新冠把它变得更真实。

订阅了刘原的公众号,欢迎语是这样的:“我们说着黄段子的时候,何尝是对那事儿有着兴趣,我们无非是以这样的嘲笑,抵御着对衰老和死亡的恐惧罢了。”

这两天刚好看到BBC 新闻幽默讽刺节目脱口秀 Have I got news for you 节目决定不停播,下一季将在四月三日晚上九点准时播出。这也是有着同样的意味吧,我们都在努力抵御对死亡的恐惧。

今天和父母通话,我能感受到在电话的另一端,他们已经担心到了嗓子眼。老爸说每天看英国的数字,就和看武汉的数字一样:

“你们英国一天死两百多,那比武汉都严重,大家这回开始戴口罩了吧?”

“没有“ 我说。

“为什么还不戴?都不怕死?”

“这里的口罩给医生护士都不够。” 我说。

“那你自己做,赶紧做,出门必须戴!”

“我不出门了。”

“不出门,不买东西吃吗?”

“一周去一次”

“那不还是要出去,出去就必须戴口罩!马上做!”

我花了半天时间做了七个口罩。

Posted in 政治经济, 人生感悟 | Leave a comment

2020-03-28 如果死亡少于两万,我们就算做得不错

这些天一直在想这次对抗病毒的战争,什么样的结果可以让我们庆祝胜利?

欧洲各国都在各自努力,也在观望彼此。意大利到今天为止,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一万,西班牙也将近六千。他们的战斗可以看到胜利的曙光了吗?

英国德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
人口(千人)6643582887673724673360390
感染1475153340334146571986498
死亡10214032317581210023
致死率6.920.766.938.8411.59
每万人死亡15.374.8634.39124.37165.97

今天英国的死亡人数超过一千人,最近的几天在死亡上的增长是一天一个新高。在今天的每日疫情通报中,全民医疗系统的负责人说如果英国的死亡人数控制在两万以下,就是一个不错的结果。如果我们还有两个月的战斗,每天可能会死三百多。这个目标能不能达到还要看民众是不是配合,尽量足不出户,肯定不止三个星期,或许三个月。

一早新闻里有医院的专家建议民众及早做好遗嘱安排,对那些高风险的老人来说,这是一件有很大概率必须面对的事情。英国人的理性是出了名的,理性可以有很多种解释,百度上的简单易懂一些。百度上说,理性是指人在正常思维状态下时为了获得预期结果,有自信与勇气冷静地面对现状,并快速全面了解现实分析出多种可行性方案,再判断出最佳方案且对其有效执行的能力。在这样的时候,所有人都要保持理性。

《卫报》今天登载了一篇意大利作家 Francesca Melandri 写给欧洲其他国家同胞的信,她已经在罗马度过了三周被封城的日子,她说她现在的生活就是我们的未来。翻译了几段在这里:

你们当中很多人发誓当解封以后,你最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办理离婚。

很多孩子会在这段时间孕育。

孩子们都在网上学习,他们有时让人讨厌,他们也给你带来欢乐。

老人就和孩子一样的不听话,你还要劝他们不要出去,以免感染而死亡。

你也要试图想想在 ICU 病房怎样孤独的死去。

你想给所有医护人员送上玫瑰花。

你会被告知这个社会必须全民努力,你们全部都在一艘船上。这些经历都让你更加的认识自己作为一个个体在一个大局中起到的作用。

我们是一定能看出阶级的区别的。宅在有漂亮花园的家里和宅在拥挤的大楼里肯定是不一样的。能够在家里工作和失业也是有实质分别的。这艘全力以赴抗疫的大船对于每个人来说不是一样的,抗疫之后也不会是一样的。永远都不会是一样的。

然后,你会觉得现实真的很残酷。你会害怕,你会和亲近的人分享你的恐惧,或者你根本就什么也不说,以免他们有负担。

然后你继续吃点东西。

我们在意大利,我们这里就是你们的将来。这是一个小打小闹的预言,我们通常都是非常低调的。

如果我们再看看更远处的未来,我们即将面对的未来,我们只能告诉你:当疫情结束后,这个世界会完全变了模样。

Posted in 政治经济, 人生感悟 | Leave a comment

2020-03-27 当首相不应该是这样的

首相约翰逊,首席医疗顾问惠蒂教授,卫生大臣汉考克全部确认感染。星期三上午,首相还在下议院主持会议,主持晚上的每日全国疫情通报。昨天晚上,他站在唐宁街十号为医生和护士鼓掌,和财相保持着两米左右的距离。

政客在英国向来都是茶余饭后大家谈笑的话题,讥讽的对象,对一直不喜欢约翰逊的人来说今晚的晚餐桌上一定是充满了笑声的。

不过这几天,英国人不大笑得出声来。

今天英国的新冠死亡人数是181人,累计死亡759。今天英国确诊感染人数是2,921,累计感染人数是14,579人。

野蛮生长

昨天读了朋友转发的来自世界各地作家的抗疫日记(中文版英文版)。里面有一篇英国作家 Ian Jack 的日记,写于3月20日,日记开始就描写了约翰逊:

“通常人们不会把首相鲍里斯·约翰逊 (Boris Johnson) 说的话当真,但这次他可能有些道理,”我的朋友在本周早些时候写道。他取消了自己75岁生日的派对。目前我们这些超过七十岁的人,都是自我隔离者。约翰逊说,我们可能会“失去所爱的人” ,这些“所爱的人”主要就是年迈的我们自己,以及一个大家现已很熟悉的短语——“有并发疾病的人”。他没有说“你们中的一些人很快就要死了” ,大概是因为这听起来太可怕了,太中世纪了,就像《第七封印》中的死神那样。我不得不承认,约翰逊他自己的状态看起来也不怎么好。坦白说,他看起来也很害怕,不知所措。当首相不应该是这样的。这是一个国王般的职业,他可以永远运用他的讽刺和乐观,让他的臣民发笑。

约翰逊的确给我们带来过很多笑声,他的发型,他的自行车,他在空中被卡在缆绳上的样子。从上个星期一(三月十六日),首相开始主持每晚的英国全国疫情通报,疫情通报的第一天他建议大家尽可能的在家里工作。我们从星期二开始在家工作,可是唐宁街十号的会议一直都在进行着。

在疫情通报的前十天,他主持了七天的通报,在每天通报中的约翰逊,就像 Ian 说的,“他自己的状态看起来也不怎么好。坦白说,他看起来也很害怕,不知所措。”

如果我们真的是在世界大战的战场上,首相得病的消息该是最高的军事机密吧。因为这会给敌人鼓舞的士气,给自己的国民增加恐惧。不过,首相自己发了推文,告知了他的情况,他还要继续领导政府进行这场战斗。从今天起,他将和我们一样,在家工作。

我们期待他的迅速康复。

Posted in 政治经济, 文化历史, 人生感悟 | Leave a comment

2020-03-26 病死,饿死还是抑郁而死

现在英国的抗疫有三个战场,第一个当然是医院里,那里治病救人,医生护士们夜以继日的工作,希望病死的人会少一些;第二个是政府,他们调动资源,还忙着发补贴,希望在疫情期间饿死的人少一些;第三个战场就是我们每个人家里了,现在全民禁足,大家在努力适应新冠下的生活。

这三个战场都怎么样呢?

今天是英国单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天,115例死亡,新确诊病例2129,累计达11658。伦敦的医院已经接近极限。如果新确诊的20%需要住院,那今天就需要425张床位。每天如果这样的增长,医院迟早会垮掉的。英国计划了三个方舱医院,这些都是中国的作业,到了该抄的时候了。

今天学校的疫苗研发团队开始招募疫苗测试的志愿者。这是一个好消息,因为新冠的最终的解决方案还是要靠疫苗,这是减少病死的唯一武器。

政府的补贴已经发到了几乎所有因为新冠而无法工作的人,这些钱依然不知道从哪里来,政府评估谁可以拿,应该拿多少,也是一件繁琐复杂的工作。令人担忧的是会不会有人谎报,有人借此就吃政府,什么也不做,这样的狂发补贴是不是一个公平的做法。

在第三个战场中,有人估计因为抑郁和经济压力,自杀的人可能比新冠导致的死亡还要多。今天很多同事表示已经有些无法适应一直在家独立工作的状态,单身的同事有孤独感,有孩子的同事也在挣扎,在孩子和工作之间努力的寻找着平衡。

生命的红火

小朋友似乎还适应的不错,在网上做所有的事情,他们对新科技的运用远远超出我的想象。今年三月是互联网三十一岁生日,这个世界从没有像今天这样依赖这个技术。

晚上八点,英国人走出家门,在自己家门口,鼓掌来表示对前线医生的感谢。英国人自认不如意大利人会唱歌,所以就只能鼓掌了。医疗系统是这个国家的骄傲,还记得在2012年奥运会开幕式上,有一个专门展示英国全民医疗系统的表演。有一个顾问公司曾做过一个小规模的调查,看最令英国人骄傲的是什么,结果是这样的:

  • 1st The NHS – 36% (全民医疗系统)
  • 2nd British history – 25% (英国历史)
  • 3rd British sense of humour– 23% (英国人的幽默)
  • 4th The Monarchy – 22% (英国王室)
  • 5th UK’s landscape and architecture – 22% (英国的乡村风光和建筑)

保护全民医疗系统,就是保护英国人的骄傲。所以政府的新冠宣传口号是:呆在家里,保护我们的全民医疗系统,挽救生命。

不过,鼓掌,唱歌只是精神上的鼓励,现在前线最需要的是保护设备,需要有人去做大量测试,需要隔离病房,需要呼吸机,这些在短期时间内都不可能实现了。

Posted in 政治经济, 文化历史, 人生感悟 | Leave a comment

2020-03-25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每周三下午,有一个项目组的电话会议。参与这个项目的有英国各地的合作者,还有美洲的合作者。我和这些合作者中很多人,都从未见过面,但是大家已经习惯了每周在电话会议上聊一下,大家汇报这一周的工作情况,讨论下一周的工作计划。

项目进行了差不多有一年了,在英国政坛最动荡的时候,比如脱欧倒计时,比如提前大选的时候,我们的会议都照常进行,可是今天,会议取消了。因为很多人,不能参加这个会议。参加这个会议的许多人都是在各地政府的公共卫生部门,在医院里工作,他们都是那里的骨干,今天他们或者因为忙于和新冠病毒有关的工作,或者因为健康的原因不能开会了。为我的这些同事们祈福吧。

空无一人的大学公园

今天有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政府昨天发出招募25万志愿者,为医院,和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二十四小时之内,就有超过40万人报名,远远超出预期。昨天和一个朋友讨论英国人爱不爱国的问题。今天的新冠志愿者报名给了我们完美的答案。

首相在今天的讲话中特别的感谢了这些人,一向理性的约翰逊在今天的疫情通报中讲话时似乎也有一点儿动情。可以说英国人是非常爱国的,他们有强烈的民族自豪感,但这一点在平时根本看不出来,因为英国人最津津乐道的就是抱怨这个国家的政府这里做的不好,那里做的很差。不过这是因为国家和政府是两码儿事。马克吐温说过这样的一句话:Patriotism is supporting your country all the time, and your government when it deserves it. (爱国是一直支持你的国家,如果政府值得你支持,支持你的政府。

今天艾未未接受采访时也提到,为什么他总是在批评中国,他引用父亲艾青的那首爱国诗篇,告诉大家:他热爱那片土地,但是和政府无关。

我爱这土地 (艾青)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Posted in 政治经济, 文化历史, 人生感悟 | Leave a comment

2020-03-24 当时间不再是时间的样子

到今天为止,刚好在家工作了一个星期。从生活上似乎适应了,但是我知道心理上还没有。英国著名的演员,作家 Stephen Fry 在广播里和大家分享如何一个人度过被隔离的日子。他说我们要重新定义对时间的感觉,因为时间突然间变得不一样了。(We need to redefine our sense of  time….time suddenly alters completely.)

这几天我的感觉的确是这样,早晨醒来,要想想今天是星期几,现在是几点钟似乎都不那么重要了。幸亏有一些爱聊天的同事总是会在网上说点儿啥,还有同事组织网上咖啡时间,大家努力保持着联系,虽然人和人的接触都是隔着一个屏幕,看到彼此在家里健康工作的样子还是很暖心的。

春天的颜色

方方老师今天发出了她的最后一篇日记,她的第六十篇日记。今天也迎来了湖北的解封,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六十天的记录,六十天的被删除,被转载,被阅读,方方已经成为新冠时期的一种文化。微信群里,或者说读者群里,也因为方方而分化,一方是挺方方的,一方是骂方方的。我佩服方方老师在那么艰难的生活条件下,克服情感的压力,坚持了六十天。她给我们记录的每天的疫情,是珍贵的资料,可以让后人了解2020年武汉人所遭遇的,那些真实的,却可能在官方记录里永远都没有的信息。

我的日记也是受了方方老师的鼓舞,至今写了二十多篇,我没有方方老师那么勇敢,受到了一点儿挫折就退却了。 现在也不敢天天发,因为知道自己内心还没有那么强大,无法面对那些有极左思想的人。不过我坚持在写,或许会写到六十篇,或者更多。我们的每一天的生活都值得记录,尤其在这段时间,整个英国,整个世界都变了模样。

在湖北解封的同一天,今天所有英国手机用户都收到了政府发来的消息:“新冠强制规定:你必须呆在家里!

很多人在怀疑英国人会不会守规矩,呆在家里。如果有人不守规矩,英国也没有足够多的警察上街去把这个规定执行到底。那最后的结果就是规定成为一张废纸。果然,晚上有报道说伦敦的汽车和地铁上还是很多人,而那里是新冠爆发的地方,有一半的新冠死亡都发生在伦敦。

Posted in 政治经济, 文化历史, 人生感悟 | Leave a comment